意大利弗罗西诺内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汕头潮南居民艰难举报一“涉枪族亲黑恶团伙”

  记者/郑荣昌

  在“扫黑除恶”的大背景下,记者接到多份出自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居民之手的投诉函,投诉对象为一个“族亲黑恶团伙”,成员为周氏五兄弟以及两位晚辈亲属,其中还有从政、从警的,疑似涉及枪击、枪杀、刀砍、欺行霸市、贩运假烟、偷税漏税等行为。受害人举报已久,并怀疑背后有保护伞。


投诉遭枪击的周钦灿抱着厚厚的投诉材料

  投诉函?#20174;?#30340;情况令人震惊。为了解事实真相,记者到汕头等地采访了多位投诉人,还与潮南区委宣传部联系了采访事宜,通过该部了解了相关部门的意见。

  陈某麟枪击周钦灿案

  投诉人周钦灿,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镇人,其投诉的主要内容为:

  2018年5月3日凌晨3点多,我和4位朋友驾?#35805;?#33394;捷豹轿车外出吃宵夜.在金祥北路与广祥路口交界处,看到路中间停着一辆黑色奔驰越野车,我好奇地看了看驾驶座上的人,却遭到此人辱骂。我认出了这个人,他是峡山镇的陈某麟。

  后坐的朋友打开车门,想问他为什么骂我们,他开车?#22242;堋?#25105;们驱车追赶,在金祥路拐弯进人凤华路快到环山路口,我?#20146;?#19978;了他。这时,他停下车,拿出一支长枪,对着我们开了一枪,又开车跑了。

  我们吓了一大跳,等到回过神来,又驱车追赶。在环山路“热狗先生”快?#20599;?#38468;近,陈某麟又停下车,走到马路上,举枪瞄准我们。我们害怕了,夺路而逃。陈某麟又开车追我们。我们一边逃跑一边报警。直到看不见这辆黑色奔驰越野车了,我们才回到枪击现场等待接警的民警到来。


枪击周钦灿现场,圈出处为击发时的火花

  派出所的民警来了之后问了问情况,就离开了。直到上午九时左右,接警的民警才到现场找弹壳。民警发?#27835;?#20204;也在现场,就叫我们一同回所里做了?#20107;跡?#20294;是,没有给我们报案回执。

  此后,一?#36744;?#35265;警?#25509;?#20160;么动静,也没有带我们对犯罪嫌疑人和车辆进行辨认。?#26434;?#25105;们的调取?#35775;?#30417;控录像资料以及传讯犯罪嫌疑人的请求,他们也不置可否。我一直担心,时间长了,储存在录像设备里的录像资料会不会因此灭失,就像他们告诉我弹?#38054;?#19981;到了一样。

  让我感到?#35805;?#30340;是, 5月13日19时多,我正在公?#38712;?#21160;,两名陌生男子走到我面前恐吓我,让?#39029;?#26696;。

  ?#22771;案?#26696;没有进展,近一年时间里,?#20197;?#26080;数次去派出所追问,还向他们提交了我自己找到的包括案发地?#35775;?#30417;视录像资料在内的证据。

  陈某麟是周氏五兄弟中的老四周某喜的妻弟的侄儿。

  我不明白,为啥一个如此让市民?#24535;?#30340;涉枪案,居然拖了近一年,犯罪嫌疑人还能逍遥法外。

  周某洪刀砍周伟豪案

  投诉人周伟豪,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峡山镇人,投诉的主要内容为:

  2003年9月23日凌晨2时许,我在峡山喜来登大?#39057;?#38738;岛包厢喝酒,因为一句?#38712;?#21040;峡山人周某洪殴打,脸部及身上多处被打成明显外伤,朋友周?#23621;隆?#26607;钦杰把?#23452;?#21040;峡山医院。

  周某洪是周某喜的妻弟。

  医生正在对我施救,周某洪带着亲信刘某某、郑某某等十来人,手持长刀、铁棍等凶器,当着医护人员的面,再次对我以及我的两位朋友大打出手。他们将?#30097;?#19978;多处砍伤,将?#23452;?#25163;的手筋、双脚的脚筋砍断,并将两位朋友打伤。


周伟豪身上的旧伤

  报案后,警方抓了几个人,为我和两位朋友做了伤残鉴定,我被鉴定为重伤,两位朋友鉴定为轻伤。我们在医院?#34903;?#19968;个多月,光医药费就花了十多万元。

  可是,法院最后只是将郑某某一人判决有罪,主凶周某洪逍遥法外。

  面对周某洪家族,我考?#20146;?#24049;及家人的安全,选择了忍气吞声。但是,十几年来,身上的伤痛一直折磨着我,心中的委屈?#20132;街兀?#21152;上现在党中央又在扫黑除恶,打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我决心为自己讨一个说法。

  周某洪枪杀李赞隆案

  投诉人黄丽,四川省南充市人。投诉的主要内容为:

  我是被害人李赞隆(民间称其为李壮洪,外号“咸粽”)的妻子,在中央下决心扫黑除恶的今天,我要为丈夫申冤。

  2003年?#28023;?#25105;们夫妻来到峡山镇,开了一个麻将馆。没想到,开在附近?#21335;?#26469;登大?#39057;?#37324;的牌九?#26576;?#30340;老板周某喜的妻弟周某洪认为我们抢了他们家的生意,非要李赞隆关闭我们家的麻将馆。李赞隆?#29615;?#19982;他发生争执。

  5月27日晚,受周某洪指使,连某华、刘某坤等人用冲锋枪或自动步枪,将正在?#26538;?#27773;车修理厂修理汽车的李赞隆乱枪打死。当时,我已怀孕7个月。

  根据尸检报告,李赞隆是右前臂、右?#20849;俊?#24038;手腕、左大?#21462;?#24038;小?#21462;?#24038;膝盖、左右臀部多处中弹导致失血?#23381;?#20811;而死亡。

  ?#31246;?#22312;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凶手连某华出逃。

  直到2018年10月,案发已15年,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之后,连某华才在广东?#24050;?#24066;普宁池尾落网,?#30452;还?#25276;在汕头市金浦看守所。

  但是,本案的主犯还逍遥法外。对此,李赞隆死?#27963;?#30446;,我也不?#24066;摹?#26446;赞隆死后,我带着孩子不敢在峡山呆了,回到家乡另谋生计,历经艰辛。

  周某喜之妻占地案


下厝经济合作社的联名投诉代表

  峡山街道(镇)洋内居民委员会下厝经济合作社众多居民联名投诉。主要内容为:

  2003年5月8日,下厝经济合作社负责人与汕头市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某琴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将下厝经济合作社位于洋内至广汕公路新筑大道东侧的47.7亩耕地出让给周凯迪公司,出让时间70年,每亩出让金6.7万元。

  我们感到很奇?#37073;?#31532;一,该合同未经全体村民或村民代表开会同意,是下厝经济合作社负责人私下与周某琴签订的。第二,按照当时的行情,该地段每亩土地出让金应该在100~150万元之间。第三,合同规定的面积是47.7亩,但该公司实?#25910;?#22320;57亩多。

  周某琴的丈夫周某?#28799;?#26377;多家?#39057;輳?#22312;当地有一定势力。譬如,他家五兄弟有两位是领?#20960;?#37096;。

  为此,我们多次到潮南区政府与街道国土部门申述,都没有得到明?#21453;?#22797;。

  之后,周某琴夫妇在这块土地上建起12栋混凝土6层楼房以及6?#26696;?#32467;构物流厂房对外出租,据估算,十几年来已累计收取租金上千万元。

  5月5日上午,记者拨通?#21496;?#30830;认为周某琴使用的尾数为789的手机,对方未接。之后,记者给这个手机发短信,对方也未回。

  同一时间,记者与下厝经济合作社现任主任郭主任进行了电话采访。郭主任证实,村民?#20174;?#30340;情况基本属实。他只是补充?#25285;?#22914;果将原道路土地计算在内,某公司占有的土地确实超过了合同规定的面积。

  另外,投诉人投诉该家族的违法事项还涉?#21448;?#21806;假烟并武装贩运假烟、聚众赌博、欺行霸市(主要在赌博行业和物流行业)、放高利贷、偷税漏税,等等。其中,贩运假烟问题投诉人提供?#22235;?#20987;证人的证言,偷漏税问题投诉人提供了税务部门的案件受理告知书。

  官方?#20174;?#19982;投诉人的担忧

  3月26日,潮南区委宣传部收到本刊寄去的采访函。4月9日,该部一位政治素养颇高的女?#30733;?#20146;自与记者通话,表示愿意书面回答我们的问题。随之,记者用手机短信给她发去若干问题。

  4月17日,这位?#30733;?#19982;办案机关作了沟通之后,再次给记者打电话称,目前不便?#25165;?#37319;访,但可?#26434;?#22797;函的方式将该部了解到的情况告知记者。当天下午,盖有潮南区委宣传部公章的复函传到。

  复函称,自2018年以来,潮南公安?#24535;?#20808;后接到上级下发和其他部门转交的以周某光、周某喜、周某展、周某辉、周某龙五兄弟以及周某喜的妻弟周某洪、周某洪的侄儿陈某麟族亲黑恶势力团伙举报线索,正在对案件线索进行?#26149;耍?#20854;中有的已经立案,并已抓?#35835;?#21517;犯罪嫌疑人。近来,为提升打击?#24066;В志?#24050;将举报线索上报市公安局扫黑办,上提一级进行核查,目前举报线索已由市公安局扫黑办牵头组织核查中,?#24535;?#20063;在积极配合中。

  ?#27426;?#35760;者在追踪采访投诉人(同时也是受害人,最重要的知情人),包括投诉自己被枪击的周钦灿、投诉自己被刀砍的周伟豪、投诉自己的丈夫被枪杀的黄丽、联名投诉集体土地被违法转让的村民时,他们都?#25285;?#21040;目前为止没有人向他们核实案情。

(责任编辑:亦小编)
相关热词:

相关阅读

弗罗西诺内的球队官网
快三规律破解 快乐十分钟预测软件 中国体育彩票app能买吗 4个人扎金花闷牌规律 宝石探秘 187极速时时网 投注正码特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时时单式 手机游戏排行榜第一 日本美女祼体图片 达人捕鱼2 四川时时高手群号 辽宁福彩12选五走势图百度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赛车pk10怎么投注 l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