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罗西诺内贝尼托球场

设为首页 | 收藏本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 >

合伙人互告结果迥异 日照一外来商企称遭司法不公

本刊记者 李漠
 
       周为莒地、秦属琅琊郡的日照,位于山东东南黄海之滨。

      掠过大海扑面而来的5月微风让林荫?#26032;?#27493;的行人惬意不已;而记者对面的莒县华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纪某的心情显然很糟:回忆几年来的遭遇,她几度哽咽……

      “6年前我被招商引资到日照投资,后与日照山海天城建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山海天公司)合作。3年前,山海天公司将我协助其?#21040;?#30340;1000万元注册资本金拆分重组,以我向其民间借贷400万元和不当得利600万元为由向东港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该院判令我给付其1000余万元。该院不仅查封了我的股权和多个账户,使我公司的生产经营陷入困境,还无视我方提供的足以证明这两案属虚假诉讼的证据支持了他们的诉请!为什么会这样?!”纪某激动地说:“我方上诉后,日照中院撤销原判将这两案发回重审,但我的多个股权和账户?#20004;?#36824;在查封中,我真的是举步维艰啊!”
 
       莒县华亨公司监事霍海洋气愤地说:“我方在莒县同样遭遇了司法不公:山海天公司一方私刻公章,其法定代表人?#32929;?#23244;骗贷2.4亿元,纪总多次报案而莒县公安?#24535;?#26159;不予立案追查,而纪总按工商管理规定?#35752;?#20102;公章、补办了公司证照,该?#24535;?#30452;接对她采取了强制措施,莒县检察院还将她诉到了莒县法?#28023;?#27861;院开庭后检察院又撤诉了!?#26412;?#22823;学、中国政法大学、国家法官学院的5位刑法、刑诉法专家召开了论证会给出的结论是:纪总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35752;?#20844;章的行为不属于‘伪造’。”
 
(霍海洋讲述相关情况)
 
       “招商引资到日照,合作纠纷陷泥潭”
 
       据记者了解,2013年日照市招商局到?#26412;?#25307;商引资,将纪某招商引资到了日照市高新区。2015年4月29日,纪及其团队成立了莒县华亨公司。他们在莒县碁山镇开发建设了莒县华亨公司30兆瓦大型光伏地面电站项目(?#35772;?#30446;被列为“2015年日照市及莒县重点工业大项目”,并肩负莒县碁山镇335户的精准扶贫任务)。同年,他们成立了山东华亨光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华亨光伏公司)。
 
       “2015年9月,因企业发展需要,我们公司在购买大象国际办公楼?#27604;鮮读?#35813;楼的开发商——山海天公司董事长相某。他随后提出了合作意向。因其妻与我丈夫是大学同学,他也与我丈夫相识多年,尤其是他自称是日照银行股东及董事可以拿到利率极低的项目贷款,我就相信了他,同意合作。”纪某称,“由他来负责融资,我全力配合。于是他指派其公司财务总监王某主抓融资业务。他俩?#31561;?#36164;需要我在股权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为拿到优质利率的资金,我一再让步,最终以49: 51的股权比例与其合作。2016年2月19日,相某与我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我以1000万元的低价将当时评估值为2600万元的山东华亨光伏公司的100%股权和莒县华亨公司51%股权转让给了山海天公司一方。”
 
       “2016年2月24日,我和纪总配合相某办理了全部股权转让?#20013;?#21518;,他说银行需要山东华亨光伏公司的验?#26102;?#21578;,但是公司股转信息还没有在网络显?#22659;?#26469;,需要借用原股东纪总的账户帮他完成1000万元的?#21040;傘?#20182;还请求纪总为其垫付100万元,?#30001;?#20854;公司当日账户里的900万元?#23637;?000万元。纪总没有过多想,就将其转入到她账户内的900万?#30001;?#33258;己的100万凑足了1000万元,我在第二天完成了注册资本金的?#21040;?#24037;作。其实,这本是企业运作中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但在2017年11月,相某将纪总帮他们完成?#21040;?#30340;1000万元拆分重组,以纪总借其400万元不归还和不当得利600万元为由到日照东港区法院提起了两起诉讼。”霍海洋气愤地说:“这两起诉讼,把我们折磨得半死不活,而且案件?#20004;?#36824;在诉讼中,我们真的不知道噩?#25991;?#22825;才能结束!”
 
       “对簿公堂:虚假诉讼得到支持”

      “山海天公司在东港区法院起诉我不当得利和民间借贷,但这两案情况非常清晰,银行流水等方面证据极其明确,哪里来的民间借贷和不当得利?”纪某称,“我把从银行打印出来的完整的银行流水,提交给了主审孙法官,并把事实清晰地告诉他:我在第二天就按照其要求和公司另一股东霍海洋将相某打来的900万元连同自己垫付的100万全部为其进行了?#21040;桑?#23558;款项注入到完全在其控制下的公司账户内,没有任何民间借贷和不当得利行为。而且,双方?#35753;?#26377;借款合同也没有任何借款合意,相某不顾双方往来的全面的银行流水,仅凭单方面银行流水进行起诉,这不是虚假诉?#19979;穡?#20294;孙法官不予理睬。法院还在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从2017年11月多次严重超额冻结我的多个公司股权及账户。查封信息和民间借贷及不当得利等信息随后被法院公示,这严重影响了我的声誉及旗下所有公司的公司运营及项目资金的融资,严重制约了我旗下公司承担的多个国家级扶贫项目的运作,无法及时完成扶?#24230;?#21153;,让公司经营苦不?#25226;浴?rdquo;
 
       “2018年1月22日和6月1日,东港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不当得利纠纷一案和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霍海洋激动地说:“并于12月27日判决支持了他们的诉请。”

      东港区法院作出(2018)鲁1102民初44号《判决书》载明:纪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山海天公司600万元及利息。

      东港区法院作出的(2018)鲁1102民初45号《判决书》载明:纪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山海天公司400万元及利息。

      “虚假诉讼案为什么会得到支持?因为东港区法院牟副院长(分管审判工作)是这两案的厉害关系人:其妻李某是日照市执业律师,是本案原告相某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她还作为代理律师代理?#35772;?#26576;与我的团队的股权纠纷案的一审和二审。我方律师多次向东港区法院傅院长?#20174;?#24773;况,请求牟副院长回避,?#27425;?#26524;。”纪?#31216;?#24868;地说:“于是,本该回避的他,竟然成了审委会成员,不仅参与,甚?#26519;?#23548;了审判!”

      纪某不服一审判决,在收到《判决书》后第二天就上诉了。

      2019年5月8日,日照中院就纪某与山海天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作出(2019)鲁11民终527号裁定:撤销东港区法?#28023;?018)鲁1102民初44号民事判决,发回东港区法院重审。

      2019年5月8日,日照中院就纪某与山海天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作出(2019)鲁11民终458号裁定:撤销东港区法?#28023;?018)鲁1102民初45号民事判决,发回东港区法院重审。

      “证据如此确凿的假案子,日照中院为什么不直接改判却将其发回东港区法院重审?如此一来,我?#27426;?#32467;长达3年的股权及账户还得继续?#27426;?#32467;……我公司的运营早已举步维艰了啊!”说到这儿,纪某已经泣不成声。
 
       “他们伪造公章并骗贷2.4亿元不立案追究;我依规刻章却被追究刑责”

      “2016年2月,山海天公司的财务总监王某以便于融资需要为由,说服我将剩余的莒县华亨公司49%股权?#28909;?#37096;变更到已在其控制下的山东华亨光伏公司名下,并在合同中注明了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并网后5日内将这49%股权归还。一切为了融资一切为?#35772;?#30446;,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纪某手指《股权转让协议》对记者说:“2016年2月19日,我们双方签订了协议。协议载明我为莒县华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全权负责公司的建设、运营及管理。”

      “2016年11月29日,莒县华亨太阳能发电项目并网发电在即,相某下属郑某以办理税务?#20013;?#20026;由,从莒县华亨公司监事长霍海洋手中骗取了公章后,拒不归还。后相某以办理并网?#20013;?#38656;要莒县华亨公司的证照等为由,逼我交出。为了能使项目尽快并网,我同意将公司的证照暂时交给他们办理并网?#20013;?rdquo;纪某称,“为了规避相关风险,在2016年11月29日,我们签订了《公章及证照使用范围协议书》,此协议明确注明公章借给相某仅限于在办理项目并网发电?#20013;?#26102;使用。” 

      “在并网发电后,我们就要不回来公章和证照了,”霍海洋沮丧地说:“我们讨要那49%的股权,他们同样不理不睬。”
 
      “根据2016年2月19日我们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莒县华亨发电项目并网后5日内将这49%股权归还给我,在2016年12月30日莒县华亨项目正?#35762;?#32593;发电后,我们讨要这股权,他们却拒不对话。”纪某称,“我只好依据《股权转让协议》到莒县法院起诉,最终通过司法途径追回了这49%的股权。”

      “股权被执行回来后,纪总获悉相某用莒县华亨公司为其控制的公司担保?#21496;?#39069;贷款,因他拒不对话,纪总不得不到中国人民银行查询,工作人员告知需携带公司营业执照和公章等方可查询。”霍海洋称,“纪总连续两次发给相某股东会会议通知,以期以股东会会议的?#38382;?#35752;回营业执照和公章等,但其依然不理睬。无奈之下,纪总不得不按照国家工商局规定,登报将公章及营业执照挂失作废后,进行了补办、补刻。”

      “我及时将原公章及证照作废的《告知书?#26041;?#34892;了公证,并由公证员?#34892;?#36865;达给?#35772;?#26576;一方。”纪某称。

      “新公章及证照补办完成后,我立即到中国人民银行查询,我发?#27835;?#32463;我这个法定代表人的授权同意,相某违反《关于公章及证照使用范围协议》?#21834;?#20844;司法》的相关法律法规,用莒县华亨公司的公章及我的法人代表章,以莒县华亨公司作担保,为自己的关联公司从银行贷款2.4亿元!尤其需要?#24471;?#30340;是,其中6000万是在那49%股权被强制执行回来后,已在工商信息网上公示27天后发生的。这可是涉嫌骗贷2.4亿元的天大的事情啊!”纪某激动地说:“我随即去了银行,希望他们配合我调取贷款合同,以了解具体情况,但是他们态度蛮横,拒不配合,无奈之下我只好向山东省银监局?#20174;?#24773;况!”

      “在山东省银监局的干预下,这2.4亿元终于被追回!”霍海洋称。

      “2016年7月,还在我完全控制着莒县华亨公司公章和证照之时,相某一方竟然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私刻合同章和公章对外签订了组件采购合同和与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等重要合同。”纪某告诉记者:“这可涉嫌私刻公章犯罪啊!”

      “2018年 7月,我向莒县公安局报案,该局办案的秦、赵两位警官积极去调查取证,并获得了基本事实,但是该局的一位领导就是不批准立案请求。过了近半年时间还是无法立案,无奈,我们趁着省巡视组在莒县期间进行了投诉,巡视组责成莒县公安局调查反馈,2019年5月8日,莒县公安?#32622;?#30830;告知我们的代理律师王发旭不给立案,而且不给出具书面?#24471;鰲?#20182;们让到东港区公安?#24535;?#21435;立案。”纪某告诉记者:“?#19968;?#21040;莒县公安局报案?#20174;?#30456;某涉嫌骗贷2.4亿元,但他们依然不立案追查。”
 
      “相某伪造莒县华亨公司的公章并对外签订合同,并且涉嫌骗贷2.4亿元,我们多次到莒县公安局报案他们就是不给立案!”霍海洋气愤地说:“但纪总在东港区按照国家工商局的规定补刻了公章,莒县公安局却依据相某一方在2018年6月5日用虚假材料的举报以纪某涉嫌伪造公章罪而立案。”

      “莒县公安?#20013;?#20390;二队办案干警经过详?#20613;?#26597;,认为我不符合涉嫌伪造公章罪的立案条件,曾两次电话通知我到莒县公安局取撤案通知,当我到达莒县公安局时,均遭到了法外因素的干预不准撤案。”纪某称,“此后,他们对我多次传唤。2018年10月22日,莒县公安局以涉嫌伪造公章罪,对我采取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并将本案?#25169;?#33682;县检察院。”
 
       莒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20998;?#25511;:纪某在明知莒县华亨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法人章、财务专用章等证件由山海天城建公司持有的情况下,安排公司杨某新办一套莒县华亨公司相关证件……导?#24459;?#28023;天城建公司所持有的原莒县华亨公司的上述证件失效,公司无法正常运作,严重影响了莒县华亨公司的正常活动的声誉和社会公共秩序……纪某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280条之规定,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

      “莒县检察院在国家规定的最高期限45天内未做任?#26410;?#29702;,继续拖延近两个月后将本案?#24179;?#33682;县法院。2019年3月7日,莒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虽然工商信息明确显示我为莒县华亨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公诉人仍对我的法定代表人身份提出质疑,这让我不能理解!”纪某称。

      5月17日,莒县法院做出(2019)鲁1122刑初148号《刑事裁定书?#32439;?#20104;莒县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纪某的起诉,其事由为公诉机关需补充证据。

      “本案系莒县司法机关中某些人插?#24535;?#27982;纠纷的结果,在法院已经审理两个多月的情况下,公诉机关又撤诉。”纪某激动地说:“我恳请莒县检察院或立即再起诉或者7日内做出《不起诉决定书》。如果继续拖延诉讼,或者做出不符合事实的《不起诉决定书》,我将对其滥用职权的行为予以追究!”

      “在中央和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28909;?#20196;五申严格执法、保护民营企业的情况下,莒县司法机关的个别人?#27604;?#21033;用手中的权力,以刑事手段干预公司内部纠纷,欲将招商引资企业置于死地,这让我们不能理解!”霍海洋气愤地说:“我们将依法采取一切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刑法、刑诉法专家:不属于伪造印章;公权力不宜介入纠纷作犯罪处理

      2018年12月,国家法官学院张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樊教授、阮教授,?#26412;?#22823;学法学院陈教授、?#21040;?#25480;等5位刑法、刑诉法专家在?#26412;?#21484;开了纪某涉嫌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一案专家论证会,就案件的有关问题进行了论证。

(《专家论证意见书》)
 
      与会专家经讨论一致认为:伪造公司、企业印章罪是?#35813;?#26377;制作权限的人,擅自制作虚假的公司、企业印章的行为。纪某重新?#35752;?#20844;章的行为并不属于无权?#35752;?#34394;假公司印章的“伪造”行为。同时,考虑到本案中被告人纪某之所以重新?#35752;?#20844;司印章,正是为了制止山东华亨光伏公司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无论是从她刻章的原因、使用的过程还是最终的结果来看,都未对公司声誉及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损害。此外,本案系发生于公司内部股东争夺公司控制权过程中产生的纠纷,纪某及山海天公司作为莒县华亨公司股东均存在一定的不当行为,公权力不宜介入公司内部纠纷将其作犯罪处理。
 
       莒县公安局:未予回应

      “纪某一方所?#20174;?#30340;问题是否属实?”5月13日,记者来到了莒县公安局进行核实。

      宣传科的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科长不在。记者请她联系相关领导就投诉做出回应。

      直至5月28日,记者未得到该局的任何回应,为了听到该局的声音,记者拨打了该?#20013;?#20256;科的电话。

      半个月前接待记者的王姓工作人员接听了电话。

     记者问她是否联系?#35772;?#20851;领导,是否能做出回应,她说莒县公安局不?#37038;?#30005;话采访。

     记者随即请她联系相关领导作出书面回应。把电子邮箱报给了她,并请在5月29日下班前把回应发到该邮箱里。直至发稿,记者未得到来自该局的任何回应。
 
       莒县检察?#28023;航邮?#37319;访须经省检察院批准

      带着纪某一方所?#20174;?#30340;问题,记者来到莒县检察院求证。

      该院诉讼服务中心的朱主任接待了记者。

      他细致地登记了记者的相关信息后,记者请他联系相关领导就投诉作出回应。

      此后,他给记者打来电话,以?#37038;?#37319;访须经省检察院批准为由婉拒采访。
 
       东港区法?#28023;?#20030;报不属实

      为了求证纪某一方所?#20174;?#38382;题的真实性,记者来到了东港区法院。

      该院监察室的曹主任接待了记者。

      此后,她做了如下答复:这个举报不属实。根据情况来说,我们认为不是虚假诉讼;再一个问题,她(纪某一方)说东港法院牟副院长滥用职权、插?#25351;?#39044;案件不回避。对这个案子,因为法院副院长还是审委会委员,但是经办人在汇报这个案子的时候,副院长主动回避了,就是离开了。我们这个审委会记录当中,参会的委员都需签?#37073;?#20294;是副院长没有签名。 
 
       山海天公司:未予回应

      为了求证纪某一方说法的真实性,记者拨打了山海天公司相某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无人接听。

      记者随后再次拨打相某的电话。

      他接听了电话。

      记者表明身份?#24471;?#24847;图后,电话立即被挂断。

      为了听到山海天公司一方的说法,记者赶紧再次拨打。

      拨通后,记者刚要说话,电话又被挂断了。

      记者只好通过短信给相某留言请他回电。但直至发稿,未接到他的电话。
 
      日照中?#28023;?#26696;件已经发回重审,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带着纪某一方所?#20174;?#30340;问题,记者在5月10日来到日照中院求证。

      该院研究室的?#21028;?#24037;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记者请她联系相关人员,就投诉做出回应。

      5月13日,记者再次来到中?#21512;?#26395;得到回应。

     记者与研究室的主任取得了联系。

      此后,该院的林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院领导很重视,案件已经发回重审,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那么,纪某一方所?#20174;?#30340;遭遇司法不公等问题到?#36164;?#21542;存在呢?这起备受质疑的系列案,本刊将保持关注。
 
 
相关热?#21097;?

相关阅读

弗罗西诺内的球队官网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时时彩免费软件 伯乐娱乐可以玩些什么 下载斗地主最新版 登陆好运来彩票 扑克推牌9的玩法和规则 28彩票骗局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快三怎么推算和值大小单双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福建时时软件手机版 排3万能五码 北京pk10是合法的吗 时时彩双胆方法 三人斗地主 彩票注册送58信